景德镇治近视眼的方法,景德镇治近视眼科医院,景德镇治近视眼的医院
科技馆内花样多 收获快乐与知识
http://news.beiww.com/ 2017-12-17 17:54:44  来源: 雅安日报/北纬网

景德镇治近视眼的方法,

  只因生活中一些琐事而积怨,14岁的少女小雨(化名)残忍地掐死了年仅6岁的堂弟,因故意杀人罪获刑10年。昨日,在广东省未成年犯管教所,记者见到了小雨,发现在这些琐事的后面,是一个辍学在家做家务,照看堂弟妹,却被家人忽视、很少得到关爱的少女,“积淀已久的仇恨爆发出来”,小雨自己或许也不知道她到底恨的是什么。

  

  掐死6岁堂弟后:发短信婶婶要10万

  少女小雨家住从化,父母常年外出打工,将小雨和妹妹交给爷爷奶奶照顾,与二叔二婶家一起生活。小雨读到初二就辍学,平时留在家里做饭,照顾几个堂弟妹。据其家人讲,她与堂弟妹的关系不错。

  2012年二婶到工厂上班,将6岁的儿子留在家里交给爷爷照顾。

  上午10时许,二婶接到孩子爷爷的电话,说小孩不见了。全家人在附近寻找,一直没有找到。

  正在一家人焦急万分时,二婶的手机收到了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明天早上8点30分,拿着10万元,去广百,别玩花样”。这条勒索短信,让家人以为孩子被绑架了,于是报警。

  公安机关通过追踪侦查,发现发送信息的是14岁的小文(化名),通过小文得知,她只是帮同学转发信息,这个同学不是别人,正是小雨。

  经过审讯,小雨承认了发信息给婶婶的事,并讲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噩耗:她已将堂弟杀害了。

  小雨说,她不想要钱,只是想吓唬他们一下,因为她恨叔叔婶婶一家人。这个恨从两年前就开始累积,例如她到二叔家想玩玩具,二叔说玩具无电;想去二叔家看电视,但二叔把门关上不让她进去;二叔的儿子经常抢其他堂弟妹好吃的东西,常拿走她喜欢的衣服……

  社工眼中的小雨:被家人忽视缺少关怀

  昨日,广州市综治委刑释解教人员安置帮教办公室与广东省未成年犯管教所、广州市尚善社会服务中心合作,将“帮扶直通车”开进监所,由司法社工帮扶未成年犯面对并解决服刑生活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更好地回归社会,减少重新犯罪。

  两年来,广州尚善社工以第三方身份提前介入省未管所数十名广州籍未成年犯的矫治,帮助他们解决因监禁而带来的个人、家庭问题以及释放后的社会问题。

  小雨就是司法社工的帮扶对象。司法社工介绍,小雨在狱中学完了初三的课程,正在自考文秘专业,已经通过一门,“表现很好,但这种表现是为了减刑早日出去,还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悔意,目前难以下定论,还要继续观察了解”。

  经社工了解,小雨家里很重视受害的堂弟,而小雨是女孩子,在重男轻女的陋习下,难免被忽视。她会有失落感,缺少亲人关怀和爱,让她在情感的感知上会很淡漠,“这或许也是她杀害堂弟的一个因素,但她一直都不愿意承认这点”。

  对话小雨:在这里学点技术,将来找份工作

  昨天,在广东省未成年犯管教所,记者见到了小雨,利落的短发,浅浅的笑容,略显腼腆的个性,很难将她与故意杀人这样的重罪联系到一起。因为作案时,小雨已年满十四周岁,因此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年。

  “仇恨一下子爆发出来”

  记者:你堂弟平时和你玩得好吗?

  小雨:挺好的,但这个堂弟有些顽皮。

  记者:事发当天堂弟做了啥?

  小雨:他拿着一瓶有颜色的药水,甩向其他堂弟妹,又撕了其他堂弟的课本折飞机玩。

  记者:你杀害他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小雨:不是,是大人的矛盾,我想报复他父母。

  记者:也就是你二叔二婶,他们对你不好吗?

  小雨:他们对我小叔家的堂弟不好,有一次我堂弟发高烧,他们也不管,太没有感情了。

  记者:当时的情况你还记得吗?

  小雨:我说有好吃的给你,就把堂弟骗到一处废弃的房屋内,然后就用手掐死。

  记者:小孩子有挣扎吗?

  小雨:有。

  记者:怎么挣扎?

  小雨:手挥着,还踢我。

  记者:那你有没有想过停止,不杀他了?

  小雨:没有。

  记者:堂弟死了之后,你有什么感觉?

  小雨:全都释放出来了。

  记者:什么释放出来了,仇恨吗?

  小雨:是的,一下子就爆发出来了。

  “很后悔,不想回忆过去”

  记者:杀死堂弟后,你回家了?

  小雨:嗯。

  记者:不紧张吗?

  小雨:不紧张,就是正常地玩。

  记者:大家在找堂弟的时候,你就看着吗?

  小雨:是的。

  记者:你为什么让同学转发短信给你婶婶,不怕他们知道是你干的吗?

  小雨:就是想捉弄一下他们,没想那么多。

  记者:警察找到你的时候,你害怕吗?

  小雨:警察就说带我去配合调查,了解一下情况,我想他们已经知道了。

  记者:如果你堂弟活着都上小学了,你会不会后悔杀了他?

  小雨:后悔,当时好冲动,没有和家人沟通,其实没什么仇恨。三年过去了,有些事情记不太清楚了,不是很想回忆过去。

  记者:你对今后有什么打算?

  小雨:在这里学点技术,将来找份工作。

  记者:如果将来和别人再有矛盾,你会怎么处理?

  小雨:今后会宽容地对待别人,即使有矛盾也会平静对待。

  记者:你对二叔二婶有什么话说?

  小雨:我不祈求你们的原谅,只希望你们快乐地生活。

  

推荐视频
北纬社区
网络问政
精彩专题
点击排行